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穿書後,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 ptt-第一百二十五章有錯?笑話!讀書

穿書後,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
小說推薦穿書後,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穿书后,大师姐她手撕绿茶女主
……….
竹秋上仙挥了挥手,眼前的画面也随着动作散去,一旁的叶玉生摸了摸下巴,饶有兴味的似乎在回味些什么。
“白泽神兽…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境界低下的女子?看来此女将来一定不简单啊。”
竹秋上仙幻化出一壶酒,倒了两杯,递给叶玉生一杯,两个人碰了一杯,便喝了起来。
叶玉生喝完酒之后,看向竹秋上仙:”现在还觉得教他们是一件没意思的事吗?”
竹秋上仙摇了摇头,笑眯眯的看着叶玉生:”你说呢?我觉得还是蛮有趣的,不过目前只有江清婉让我觉得有意思,还有…那个从头到尾一直在吃东西的小子。”
叶玉生放下手中的酒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怎么?你的意思是难道这个人也深藏不露吗?”
竹秋上仙摇了摇头,眯起桃花眼,一张妩媚的脸庞浮现淡淡的红晕,脸上写满了认真:”不是,因为这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修!”
叶玉生看着竹秋上仙的样子,一双眸子微微闪烁,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古怪。
………..
叶楚河看着因为这么一点惊吓就成这副模样的玉狐眼底闪过一丝嫌弃,这玉狐自从跟了云凝露之后胆子是越来越小了,总是一不小心就乱拉乱尿的。
叶楚河不耐烦的拍了拍玉狐,没好气的问道:”喂,小东西,你怎么这么没有骨气?这么一点小风浪就吓成这副德性?真是让老子丢脸,你这个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啊?”
叶楚河看着玉狐这副德性,忍不住开始埋怨起来。
玉狐听到叶楚河的话,委屈的眼眶当中不由得含着眼泪,委屈的看着叶楚河,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怜相。
叶楚河叹了口气,伸出右掌,将玉狐给拎了起来,然后将一枚丹药塞进了玉狐的嘴里。
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副模样突然让他想起来云凝露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以前哭哭啼啼的样子让人觉得好生怜悯,恨不得将她搂在怀里好好的哄一哄,可是现在看到云凝露这副模样,却感觉很反感。
玉狐将丹药吞进肚子里之后,立即舒服了许多,原本颤抖的身躯渐渐平稳了下来。
看着玉狐恢复了正常,叶楚河也松了一口气。
云凝露见状委屈巴巴的拉着叶楚河的衣袖,一双眼睛红通通的看着叶楚河,小声的说道:”楚河哥哥,刚刚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叶楚河愣了愣,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云凝露不依不饶的说道:”你就是讨厌我了,原来你第一时间都会来安慰我的,可是你现在不仅不管,我反而去管玉狐!”
叶楚河有些无语,看着云凝露委屈的模样,有些头疼的说道:“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小狐狸了,我知道如果小狐狸要是出事的话你一定会难过的,所以就先给它喂药。”
云凝露听到叶楚河的解释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依偎进了叶楚河的怀中,娇声说道:”还是楚河哥哥最爱我,玉狐是我养的,它有什么事情我肯定比你难受啊。”
看到云凝露这幅模样,叶楚河心软了下来,叹息了一声,伸手拍了拍云凝露的后背,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快去换身衣服吧。”
云凝露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赶忙一脸嫌弃的跑了去,叶楚河看着云凝露离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竹秋上仙晕晕乎乎的走了进来,身上一股酒气,才进来就拍了一下桌子,刚才还在教训周道的众人都老老实实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只是刚才那一番混战,让许多人的椅子桌子都不见了,众人赶忙挥挥手,又幻化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若不是那残破的墙体和混乱的地面,这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竹秋上仙眼神瞟了一眼落青玄,心情愉悦的挑了挑眉:“我才离开这么短的时间,你们就把这拆成这样了?到底是谁干的?”
周道趴在地上也不知道是真的晕了过去还是装的,大家也都非常默契的把手指向了周道。
江清婉主动的站了起来:“是我还有周道。”
听到江清婉主动承认了,竹秋上仙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眼睛盯着江清婉:”哦?那就罚你在这收拾残局,不许用灵力。”
江清婉张了张嘴刚想要解释,转念一想把这里拆成这样自己也确实有责任,虽然心里也明白,可是还是有一点点的小憋屈。
晚舟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沉默的江清婉急切的帮忙解释:“上仙…是周道先挑衅大师姐的!”
安星竹也顾不上数刚才赢来的灵石了,往空间戒指里面随便一塞,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是那个周道的错!跟大师姐没有关系的!”
林清月等人也都站起来帮江清婉说话,慢慢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帮助江清婉说话,众人都沉默又坚定的看着竹秋上仙。
竹秋上仙扫视了众人一圈,又看了看修长的指甲,然后缓缓的说道:”那你们也说了,也是因为江清婉出手所以才造成这样的局面,总之我明天过来的时候学堂必须完好无损,也不许你们用灵力修复。”
竹秋上仙说完看着江清婉,眼角似笑非笑的弯起:“能做到吗?”
江清婉一字一句的说道:”能!”
看着江清婉这般模样,竹秋上仙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身形瞬间就消失了,一群弟子一片哗然。
“天哪,上仙居然就这样离开了?”
“上仙居然就这样走了!”
美国大牧场 小说
“太不公平了!我不服!”
众人纷纷表示不服,有些人甚至已经忍不住冲了出去找竹秋上仙理论。
晚舟不服气的一圈砸向了桌子,怒吼道:”竹秋上仙凭什么让大师姐做这些?!大师姐,难道你真的认为自己有错吗?”
江清婉捡起被砸碎的东西扔在了一旁:“有错?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觉得我有错了?我只是在承担我把东西拆了的后果,可哪怕事情重来一百次,一万次,我还是会打死他。”